丝瓜视频app下载黄色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彼时祁玉瑾正在和席若颜一起下棋,君九卿才从宫里回去。

   看到殷初一一张日益消瘦的脸,那一瞬间,祁玉瑾是心疼的,但是看到席若颜到了脸色后,她还是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,向席若颜示意:“表嫂,这殷公子好像是来找的,我就不在这没有眼色的打搅们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 席若颜还没有来及开口回话,那边殷初一已经迫不及待道:“我是来找的,不是来找娘娘的。”

   “找我?”

   祁玉瑾脚步一顿,看了眼席若颜,回过头来又看了眼殷初一。

   只可惜这份眼神中再也没有往日对他的痴情。

   “找我做什么?难不成是我听错了?平日里殷公子不是最讨厌我了吗?更讨厌我一直纠缠于,怎么?今日好端端的,怎么找起我来了?”

   两行清泪瞬间贴着殷初一的面颊滑下。

   只见他上前拉住祁玉瑾的手,神情充满了恳求:“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?”

   祁玉瑾面露不解:“什么?”

   “我....”

   天使与魔鬼优雅气质

   太多的话,难以启齿,方才的那些话还是在殷初一情急之下说出来的,但是说出来之后他就后悔了。

   他摇摆不定:“我....我....”

   察觉出祁玉瑾的异样,席若颜倒了一杯茶,捂唇咳了一声:“殷公子,这是怎么回事?现在祁姑娘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归宿,我看她与君九卿郎才女貌,甚是般配。怎么?之前祁姑娘对这么喜欢,对掏心掏肺,把她伤的遍体鳞伤,现在祁姑娘好不容易说服自己不再喜欢,如今又...”

   “我错了,我是真的错了。”

   殷初一猛地将头抬起,望着祁玉瑾:“我....我...我喜欢....”

   “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喜欢,得知离开的那一刻,我好难受,看到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我的心里窝了一团火,想起来曾经对我的好,全用在别的人身上,玉瑾...我....我....”

   祁玉瑾终于露出笑来,此刻那张脸也不是紧绷的,而是一把将殷初一拉到怀里:“初一,方才说什么?”

   “我...我说我喜欢....”

   “真的吗?初一,可知道,从离开我的那一瞬间,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说喜欢我了,恍若隔世,即便是醒来以后,对我的陌生态度,让我以为,这辈子,都不会再说喜欢我。初一,知道吗?我真的好开心,好激动,我的初一,我曾经那个说爱我喜欢我,喜欢一切视线都追着我转的初一,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 看着他们二人抱在一起的缠绵模样,席若颜给张怀德使了一个眼色,二人很识趣的从承欢殿退了出去。

   “娘娘,那承欢殿可是您的寝宫,若是被皇上知道了,您主动从承欢殿退出来,就是给他们制造机会,还不得气死。”

   闻言,席若颜白他一眼:“懂什么,我相公才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呢。”

   “是是是,皇上自然不会是那么小心眼的人,可是娘娘您也不想想,这承欢殿是什么地方,可是您和皇上的爱巢啊。”

   张怀德一句话,让席若颜明白了。

   是啊。

   别的地方,夜倾绝确实不小心,可是这可是她和他的爱巢,是容不得别人....

   “咳——这都什么时候了,好不容易祁姑娘和殷公子重归于好,我们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才对,再说了,不过就是一个宫殿而已,他们又不能在里面做出什么来,给他们一些时间消化,等消化好了,他们自然也就离开了。”

   听到席若颜这么说,张怀德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   支支吾吾的点头应下了。

   “呃...呃...”

   突然的,走在前面的张怀德,突然不走了。

   席若颜抬头看他一眼,刚想问怎么了,可在看到前面的君九卿时,到了嘴边的话给顿住了。

   也和张怀德一样,定住了。

   君九卿走到他们面前,分别看了一眼张怀德,再狠狠的瞪了一眼她:“席若颜,平日里不是这张嘴挺能说会道的吗?今日怎么这么安静了?来,再给本公子多说几句话。”

   “君九卿,不是出宫去了吗?”

   席若颜眨了眨眼。

   君九卿颇为恼怒的瞪她一眼:“席若颜,别以为的那点心思我不知道,本公子告诉,这梁子咱们结大了!”

   “想我平日里对也够好的吧?竟然敢联合外人来欺骗我!是不是觉得本公子的心硬如铁石?”

   席若颜有些汗颜:“张怀德,先退下吧。”

   张怀德护主如命:“不行啊娘娘,这君公子发起疯来,连他自己都怕,万一他没有分寸的咬到了娘娘您,奴才没有办法向皇上交差啊。”

   “张怀德!”

   听到君九卿咬牙切齿的声音,张怀德的脚底如同抹了油,一溜烟的没了踪影。

   “娘娘啊,您可千万要当心,现在君二公子不是您的对手,他要是敢和您交手,您尽管不要手下留情就是!”

   “妈的!”

   君九卿不由气急,忍不住爆了一口脏话。

   席若颜听了,摇了摇头:“不要爆粗口,这样影响君二公子在京城的好名声。”

   君九卿这次是彻底的拿她无可奈何了。

   “席若颜,是不是真的以为本公子不敢动。”

   席若颜点了点头:“那可不是吗?”

   君九卿气噎,拿手指着她半天:“...算行!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和本公子说的?哪怕是道歉?”

   闻言,席若颜笑了笑:“道什么歉?我做的这些,君二公子是聪明人,又不是傻子,不是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了吗?还让我道什么歉?”

   “....”

   这一次,换作君九卿愣住了。

   “早就知道本公子知道这些?”

   席若颜点了点头,看着他:“自然是知道的,同时也想试一试自己的心,况且依照的聪明才智,一直以来,祁姑娘对都是充满拒绝,突然好端端的接受了的感情,就算我们不说,自己也觉得奇怪,表面接受,背地里还不是去把人家调查个一清二楚?”